张敬伟:后决定时代须挣脱外来干涉的牢笼

南海仲裁案,纵然在南海和全球掀起滔天巨浪,但南海岛屿争端解决之道还是要靠当事者来协商解决。域外力量干涉或借力外部势力施压干预,是无法实现南海和平的。

其实道理很简单,相关争议国家也明白这个道理。后仲裁时代正是争议各方以理性和智慧坐到谈判桌上的良好契机。否则,仲裁的所谓“结果正义”只会使南海局势变得更糟更乱。

事实上也是如此。尽管各方将仲裁结果视为至宝,并对中国展开口诛笔伐,但是中国的岛礁建设并未停止,也不可能停止–中国在南沙的岛礁新机场进行了客机试飞。中国空军战机巡视也出现在黄岩岛上空。虽然台湾领导人蔡英文在仲裁方面不敢公开立场,但是台湾蓝绿8名民意代表登上了太平岛宣示主权,他们在岛上还喝了太平岛自产的“太平水”,以证明太平岛是岛不是礁。

靠一纸裁决结果约束中国维护海疆主权的决心,看起来意义不大。其实,无论是提起仲裁的菲律宾还是背后导演的美国,抑或跟着美国和菲律宾背后帮腔的日本等“朋友圈”,都明白最简单的事实–南海主权争议离开历史逻辑而空谈所谓的国际法正义,不过是制衡中国的地缘政治手段。既然如此,本区域的地缘政治博弈,就是美国主导的、区域国家配合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战略的实质,是以实力为支撑的指向性明确的大国游戏–说白了,就是美国主动将中国视为对手、遏制中国的游戏。

美国以实力出招,中国以实力借招拆招,这就是仲裁背后的逻辑。中国不让步,美国继续出招,但就当前的博弈态势看,后仲裁时代的南海格局和仲裁前在本质上并无多少区别。

中国继续自己的岛礁建设,美国无非是继续在本区域整合力量,利用群攻和所谓的“仲裁正义”继续使中国背负不遵守国际法的恶名。访问澳大利亚的美国副总统拜登,和澳大利亚领导人协调了力挺仲裁结果的立场。在亚欧会议上,日本首相也提出了南海仲裁的问题。26日-27日,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将访问菲律宾,和对美国存在龃龉的杜特尔特新政府协调对华立场,希望菲律宾新政府以仲裁结果为基础和中国谈南海问题。越南和菲律宾也的确很配合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附和美国立场。

但这样的僵局不可持续。当菲越和区域内其他国家和美国、日本形成庞大的同盟,似乎让中国成为区域内被孤立的国家。但是泾渭分明的阵营对博,使区域安全形势面临着极大风险。而且,无论区域博弈战的中美两大要角是“冷战”还是“热战”,利益受损尊重的都是追随者。在亚太区域内,无论美国的核心同盟国日澳还是次核心同盟韩国和新加坡,抑或深度介入南海主权争议的当事国菲越,在中美两强间选边站都存在严重风险。东盟对待仲裁结果的分裂,因为萨德系统而陷入两难的韩国,凸显亚太各国在中美之间两难抉择的困境。

因而,后仲裁时代的南海和平,靠外力介入或者说借力美国来保持,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美国的介入,只会加剧中美两国在亚太的对决,使得区域各方不得不有所选择,并介入其中,从而让南海局势变的失控难解。

要实现后仲裁时代的南海和平,首先也解决域外势力的干扰。确切讲,美国要成为冷静的旁观者,或者说负责任的建议者,而不是干涉者和裁决者,才是南海地区由乱到治的关键。虽然言辞另类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令人生厌,但是当他被共和党全国大会推举为提名人之后,倒也说了中肯之言,美国面临乱局没权对他国说教。

此外,就是抛却仲裁结果,让南海争议回到仲裁前,然后当事国坐到谈判桌上解决争议。否则,南海争议就会变成难解的死结,影响区域和平稳定。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更应走出前任阿基诺三世下的仲裁之套,使中菲关系重回理智、务实和自主解决的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