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2vip葛红亮:新加坡共和国,别忘了你是“和煦国”

中国和东盟国家在外长会议期间达成的务实性声明中,并未提及中菲南海“仲裁”的相关字眼。但是近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却再次呼吁有关国家尊重“仲裁”结果。

李显龙在访美期间称:“当国家之间发生争执时,理想的做法是,各方依据大家都接受的国际准则将争执付诸仲裁和裁决。”言下之意,他对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总体上表示认可,而各方理应尊重和遵守。姑且不论临时仲裁庭在执行“仲裁”的过程中及最终“仲裁”结果存在的种种缺失,单就新加坡作为中国-东盟的“协调国”这一点,其应遵从中国-东盟达成的务实性声明,而不该将“协调国”赋予太多的“新加坡”色彩。

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国成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为期三年。彼时,外界鉴于中新双边良好关系及新加坡在东盟中的特殊地位,均对新加坡的这一角色抱有十分乐观的看法,认为中国和东盟关系有望得到进一步向前发展。作为“协调国”的新加坡,与作为东盟的成员国或者作为中新关系的一方,应该有所不同。在“协调国”角色下,新加坡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多做有益于中国-东盟关系进步的事情,发表积极性的言论;不做无助于中国-东盟友好关系发展的事情,不说有害于双方关系进步的话。

如今,新加坡作为“协调国”已近一年,其在中国-东盟关系稳步向前发展上的确有所贡献。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作为“协调国”的新加坡在南海议题及地区安全议题上扮演的角色依旧那么“新加坡”。新加坡并非南海争端国,但除越南、菲律宾以外,也只有新加坡明确地表达了对“仲裁”结果的认可。正因如此,6月中旬玉溪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议上,东盟在谈到南海议题时对“法律与外交程序”作了强调,最终导致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议的联合声明不了了之。实际上,这次会议只是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新加坡作为“协调国”在南海议题上能否发挥务实作用的怀疑。

在寻求自身安全时对规则的依赖是新加坡作为“小国”的重要自处之道。新加坡历来也坚持奉行“大国平衡”外交。针对目前中国在南海上呈现出的强有力维权态势,新加坡并没有去挖掘中国加大维权力度背后的原因,而延续着冷战时期对“北方共产主义威胁”的忌惮和对中国“不确定”的担忧,在南海“仲裁”方面采取与美日等相一致的立场。

实际上,中国理解新加坡等国家在安全领域的关切,也一再强调中国和东盟国家政治互信关系与安全合作关系的增进。中国在南海加强维权态势,不仅与东南亚有关国家在南海一再采取有违《南海各方行为宣言》有关,更与近年来美国等域外大国强力介入南海议题、威胁中国国家安全、损害中国海洋权益密切相关。对此,作为“协调国”的新加坡,也应该理解。它此时不单是作为“小国”的新加坡,更是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应该发出有利于中国-东盟共同维护南海安全的声音,少说可能导致地区局势更趋复杂、更为不稳定的言语。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供职于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文章转自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