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玮:“圣上讲话”释放多种音讯

2016年7月13日晚间,日本广播协会“独家爆料”,称宫内厅相关人士透露,明仁天皇表示,希望在几年内退位,将皇位让给皇太子德仁。翌日,日本共同社等多家主流媒体也报道了这则新闻。但是,宫内厅次长山本信一郎随即对此予以否认,称“完全没有的事”。我就此发表了一篇评论,题目是:《天皇退位:又一个“罗生门”》,其中写道,“日本有‘菊禁忌’,凡涉及天皇和皇室的报道必须谨慎。发这则消息的不是惯于捕风捉影的小报,而是NHK等严肃的主流媒体。但否认这一消息的是主管皇室事务的权威机构宫内厅次长山本信一郎,称‘在宪法约束下,天皇陛下不会对《皇室典范》和皇室制度发表言论’。究竟是天皇‘不会说这话’,还是‘不能说这话’?”这是解读天皇讲话必须关注的问题。除此之外,天皇讲话还释放了多重信息。

首先,8月8日下午明仁天皇在讲话中开宗明义地表示,“我已超过八十岁,在体力方面等有时也感到种种局限”。这或是明仁天皇希望提前“退位”的主要原因,但不是今天公开发表讲话的主要原因。发表公开讲话的主要原因是消除7月份那则消息存在的矛盾:若天皇并没有想“退位”的表示,那么NHK等主流媒体就是“误报”,必须担责。若不是“误报”,那么天皇就涉嫌“违宪”。明仁天皇公开发表讲话,既表达了“退位”的意愿,从而“暗示”NHK等并未“误报”,又不明言是否希望“退位”,暗示自己并未“违宪”。这一招非常高明。

值得注意的是,天皇在讲话一开始就表示,“我站在天皇立场上,不具体触及现行的天皇制度”。最后再次表示,“根据宪法,天皇没有参与国政之权能”。这既向公众表明自己很清楚,言论不能违宪,又承认确有提前退位的想法。

其次,天皇在讲话中多次使用“象征天皇”一词,表示当今的天皇“在日本国宪法下被定位为象征天皇”,明仁天皇是“国民统合的象征”。这表明了他拥护现行《日本国宪法》的明确立场。因为,该宪法第一条规定,“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其地位以主权所在的全体日本国民的意志为依据。”而绝大多数日本国民对象征天皇制是拥护的。上世纪70年代至今,多次民调显示,拥护“象征天皇制”的受访者始终保持在80%以上。

第三,明仁天皇在讲话中提到,“天皇未成年或病重等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时,可考虑设置代行天皇行为的摄政”。这是现行《日本国宪法》“第五条摄政”的规定,从而再次体现他对现行宪法的尊重,紧接着他又表示,“但是,即使这样……”,又含蓄表达了有些规定应该得到修改的想法。

第四,明仁谈到,“天皇过世之后,连日举行的隆重殡葬仪式将持续近两个月,之后与丧葬有关的仪式会长达一年”。对此,舆论普遍解读为明仁天皇“不想给国民增添负担”,但实际上绝不仅仅如此,而是也提出了和宪法和法律相关问题。因为,“大丧大礼”和《日本国宪法》的矛盾,在昭和天皇裕仁“驾崩”时已经显现。战前,《皇室丧仪令》和《登极令》等皇室令,对“大丧大礼”有详细规定。但是《日本国宪法》实施后,皇室令随之失效。与之相关的仅有1947年修改的《皇室典范》第25条关于“大丧之礼”的原则性规定。为此,昭和天皇病重时,日本当局就“大丧大礼”确定了几项基本原则:遵循宪法基本原则;参考大正天皇崩御先例;与作为国家和国民统合之象征的天皇的地位相称;具有现代特征。同时决定,根据现行宪法第20条“政教分离”原则,“大丧之礼”中的“殡宫拜礼”从国家仪式中分离、作为皇室祭祀单独举行。“即位之礼”中“‘三种神器’寓意于和皇位一起传承”,无宗教性,并不与政教分离的原则相悖”。明仁天皇提到这一问题,也蕴含着若天皇退位,《皇室典范》相关规定也应根据符合宪法的原则进行修订的信息。

第五,今年3月8日,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在最终提案中写道:“对于日方一直以来忽视消除现存性别歧视规定,特别是《皇室典范》中对于仅男性拥有皇位继承权规定的劝告,委员会表示十分遗憾。希望日本修改《皇室典范》,让皇族女性也有权继承皇位。”日本政府对此表示强烈抗议,称“这是不可饶恕的干涉内政”。但是,女性能否继承皇位,在日本早已成为“问题”。1987年,日本舆论调查会就是否能接受女天皇,进行过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表示“能接受女天皇”,在受访者中占比不到30%。1996年1月底,有记者问宫内厅长官镰仓节,“是否打算修改《皇室典范》,使公主也有皇位继承权?”镰仓节当即予以否认。但事实上,当年3月,宫内厅曾派遣高级顾问前往英国、丹麦、荷兰等国,考察女王制度的运作经验。这说明记者的提问,绝非“无的放矢”。诉诸历史,自642年至1770年,日本曾出现推古、皇极、持统、元明、元正、孝谦、明正、后樱町共8位女天皇。

从平安时代的白河天皇至江户时代的光格天皇,日本历史上不乏天皇退位成为“上皇”让皇太子继位的先例。那种政治形态,史称“院政”。但是,明仁天皇的退位决不意味“院政”重现。正如明仁天皇在讲话中所说的,“处在日新月异的日本和世界之中,日本的皇室如何将传统寓于现代、使之鲜活地融合于社会并满足人们的期待,对此我思考至今。”天皇是传统的守护者,但并不是复辟者。这和多次强调“夺回强大日本”的首相安倍晋三,有着本质区别。